笔趣阁 > 陷仙 > 第27章:梵文

第27章:梵文

?热门推荐:
????正在此时,洞窟外骤然传来一阵震动,钩蛇那巨大狰狞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中。

????来了!众人瞳孔收缩,神色一紧。这时,吴玉书提起仙剑破穹,越众而出,挡在众人前面,神情冷淡,带着无情之色,仿佛这个世间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动容。

????钩蛇一时不慎之下,给吴玉书伤了阴神,暴怒之下,想到自己妖丹的修为,妖王之尊,居然给一个毛头小子所伤,虽说那个躯壳发挥不了几成妖力,更是无比的暴躁,此时也不管这洞窟的怪异,冲进洞中!只想把那个犯他之尊的人碎尸万段!

????就在此刻,只见吴玉书突然动了,化作一道残影,舞动着那把仙剑破穹,冲向了钩蛇!

????众人只觉一股无比刚烈的劲风,夹带着一阵令人从心底冒寒疾色的杀气,在这个洞窟之中骤然暴起!窟顶那些不知多少万年方能形成的无比坚硬的石钟乳,此刻在吴玉书身影所到之处,寸寸尽断,化为湮没!

????吴玉书瞬息之快,连钩蛇亦未反应过来,那把仙剑破穹,便以无比凌厉的气势,横扫向钩蛇!

????那一刻,陆凌轩心中竟无可抑制地涌出一个念头:“纵横天下!”纵是渡生等人,亦微微动容,显然是心起了同样的想法!

????“嘶!!!”

????只听得钩蛇惊怒声起,带着无边的痛苦咆哮!他身上那引以为傲的鳞片,那无比强悍的修蛇真身,此刻被吴玉书那把仙剑,从前胸到腰垂,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幽绿无比如血液一样的液体,从中喷张而出,不一会便染绿了一小块地面。

????此刻吴玉书的身影,犹如天神一般,矗立在半空之中,凶兵所指,所向披靡!

????这就是吴玉书!

????名声丝毫不弱于昆仑山骁桀坤、万法寺渡生的天子骄子!

????昆仑山幻仙门的骄傲!

????“吼!!!”

????钩蛇咆哮着,巨大的蛇尾翻腾不断,卷起漫天碎石和尘土,紧接着,从它那巨大的手掌之中,愕然地出现一个黑色的,散发着浓烈诡异气息的光球,只听钩蛇狰狞地怒吼一声:“嘶!”

????只见得钩蛇如群魔乱舞张牙舞爪地冲向了众人!此情此景,让人毛骨悚然!

????就在此时,只听得万法寺的渡生与渡世双手合十,低念一声‘阿弥陀佛’,一尊青色的莲台,从他的怀里缓缓飞出,接着在众人的眼中变得和坐莲一般大小。

????无数的梵音,突然在四周升起,而渡生和渡世神色庄重,口中嗫嚅,仿佛在诵读经文,踏着月色,坐上了莲台!

????这一瞬间,极为耀目的光芒,如同佛光普照一般,从青莲之上,闪耀而出,光芒过去,众人惊奇地发现,渡生何渡世的头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影!虚影三面六臂、大威忿怒,以七珍璎珞庄严其身,遍身燃烧火焰。六只手臂所持的物品,第一手右持五股杵、左持金刚铃;第二手左弓右箭;第三手左轮右剑。虚影的右脚舒踏莲华,左脚屈举而下有莲华!

????这!明王金身!

????二人头顶的这个虚影,竟然是佛家五大明王中的金刚夜叉明王!

????张思琪突然倒吸一口冷气,和陆凌天对视一眼,心中俱是惊骇!虽多次听闻万法渡生之名,但还是第一次看得他动手施展神通!

????万法寺这个响誉正道的年轻僧人,竟然炼就明王金身!

????明王在佛家中的身份就是佛的“忿化身”。俗话说:佛亦有火,佛一旦忿怒之时,便化身明王,消除罪孽。

????众所周知,修仙界划分了十六重道境,无论修仙,还是修佛,都是修道的一种说法,只是两者有所区别,前者修炼真气大道,丹道期凝煞成金丹,炼出元神,亦就是阴神,丹有七品之分,人道期,碎丹凝婴,阴神化为阳神,渡劫之时,修真者凭磅礴的阳神之力调动天地元气,抵御天劫;而修佛者,修炼的是肉身成仙的法门,丹道期凝煞成金身,同样是炼出元神,只是佛修者的阴神和修真者有所不同,修佛者把丹道期炼出的阴神叫作法身,法身乃自己的佛心观想所化,亦有七品之分,佛心越是坚定,法身之品便越高,到人道期之时,法身化为诸佛阳神真身,拥有无以伦比的法力,更能和自身相合,炼就仙体,这种大神通,幻仙门之人亦有几种说法……“第二元神”、“身外化身”。

????而且,渡生和渡世的凝煞所成法身之虚像,竟然是佛家五大明王中的金刚夜叉明王!这绝对是一品金身,而且在一品金身之中还是处于绝顶的地位!毕竟,在玄门修佛中人之中,还未听过谁能观想出明王法身!

????众人此时才真正明白,为何万法渡生,会被誉为千年难得一见的人才!纵是同样以弱冠之年成就的吴玉书,此时也不禁被他们二人所震惊。

????一个金钟罩一般的屏障,蓦然从渡生和渡世莲台之下扩散!直至把众人笼罩其中,只见得他们二人此刻身座青莲之上,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口中虔诚,无数的梵音突然响起,金钟罩那炫目的屏障之上,出现了一个个“卍”字,周围那些冤魂,似乎极度的惧怕这个玄光金钟罩,即便是靠近一些,被佛光一照,都发出无比凄厉痛苦的叫声,那阴深幽暗的灵体,便化作缕缕青烟,消融空气之中,仿佛被超渡一样。

????此刻身座莲台之上的渡生和渡世,头顶金刚夜叉明王之虚影,佛光四射,把这幽深昏暗的古窟映的如白昼一般!只见他口中嗫嚅,神色庄严肃穆,又似是无比悲天悯人:“……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阵阵梵音,不绝如缕,众人心底深处都不自禁地涌起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和一个怪诞无比的念头,这身座莲台,头顶明王,诵经颂文之人,哪里是渡生和渡世,分明是两尊佛!

????这是“般若往生咒!”久闻这罗浮佛咒,众生皆诵,尤其是对枉死冤魂,更能使它们脱离苦难,往生净土,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片刻间周围之人都已经反应了过来,张思琪看着他们二人的身影惊叹道,今天所经历之事,似乎都没有眼前这一刻更人让来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