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陷仙 > 第60章:异术

第60章:异术

?热门推荐:
????耳听着那远处喧哗声渐渐变大,听的越来越是清楚,显然人群正向着这里搜索过来。陆凌天面色渐冷,忽地冷哼一声,身形一动,竟是不顾一切,向着张思琪和吴玉书此处飞身而来。

????张思琪面色惨然,但还不等她有动作,吴玉书已然拔身而起,破穹剑≈ldquo;呜≈rdquo;的一声在半空中如裂帛般一剑刺去,剑芒大盛,几如游龙一般张牙舞爪,向陆凌天扑去。

????陆凌天面色阴冷,身形如鬼魅,左手一挥,不嗔凶剑重新飞出,却是根本不顾破穹剑之威,直接打向吴玉书头颅。吴玉书倒是为之一怔,这种打法刚烈勇猛,却反而更似吴玉书往日作风,不想陆凌天却反过来用在了他的身上。只是面对这等凌厉攻势,吴玉书性子深处的好强骄傲一点一滴都被激发了出来,一声大喝,他果然也是不顾不嗔凶剑,破穹剑去势有增无减,看着就打算是和陆凌天赌上一把,看谁的胆子更大了!

????二人一交手即是以生死相搏,旁边的张思琪看在眼中,也忍不住身体一震,注目看去,眼中不由自主的有一丝担忧。

????就在场中二人眼看要同归于尽的时候,陆凌天身子突然在原地晃了几晃,竟如黑烟一般四处散了开去,几如幻象。吴玉书收势不住,一剑刺空人往前飞,心中已大呼不妙,慌乱间回头张望,却只见黑色身影如魅,幽灵般现身身后,飞向张思琪。

????这等异术,自然不是幻仙门、万法寺道法所有,魔教之中亦不曾得见,而是陆凌天在阅读三卷《天魔鉴》之后,从中慢慢体悟到的诡异术法,不得为世人所见。今日一试,果然大获成功,连吴玉书这等人物,也被瞒了过去。便是张思琪眼中,也忍不住有几分惊疑之色。

????只是不知怎么,施展了《天魔鉴》异术的陆凌天,此刻周身上下似乎和刚才完全都不一样了,倒不是如常人想像的那般尽是妖气森森的鬼魅黑气,他面上青、金、红、赤数气轮番涌现,隐隐有痛楚之容,但身形快捷如风,竟似乎比适才道行更进了一层般。

????张思琪心下惊疑,却隐隐有几分明白。与吴玉书不同,她与陆凌天同时看到了那神秘的《天魔鉴》第三卷,以她这等的天赋资质,比起陆凌天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早已将《天魔鉴》牢牢记在心间。

????樵夫闻言,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然而当他拾起自己砍柴用的斧头时,却震惊地发现斧头的木柄早已腐烂成了灰尘,就连那上好精铁打磨的斧刃亦早已锈迹斑斑,腐朽不堪,樵夫大惊失色,惦记起家人,忙跑下山,当他走出群山,回到村子时,尽遇上些陌生脸儿。推开自家门,却愕然地发现,家里大人、小孩一个也没见过。

????樵夫一经打探,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在桃树下观棋一日,人间已过百年,他失魂落魄站在大街上,看着村人投来的异样目光,前后一想,方恍然大悟,不想自己上山竟是遇到仙人了,他又匆匆赶回桃树下,见两个老人还在下棋,当即扑通跪下,叩头拜师,两老人看他有缘,微笑抚其顶,收下了他,樵夫也因而一叩拜入仙门,从此不现红尘间。

????这故事流传甚广,一直为人乐此不疲,后来后人把樵夫观棋烂掉斧把的那座石室山唤作≈ldquo;烂柯山≈rdquo;,又有≈ldquo;局上闲争战,人间任是非。空叫禾樵客,烂柯不知归。≈rdquo;、≈ldquo;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樵客返归路,斧柯烂从风。≈rdquo;等等诸多诗词为之附加叫人痴迷神秘之色,引得尘世中人一度出入深山但求仙缘的风盛之举。

????当年陆凌轩看到这名为烂柯的传说之时,年纪尚小,并不能体味其中的深意,只是觉得这故事好生有趣,也对故事中那樵夫遇到的机缘颇为羡慕,如今看回想起来,倒是让他失笑摇头,世人皆问仙缘,却不想仙踪难觅,千万年下,又有多少人能如那樵夫那般幸运,如愿以偿?

????这个人世,又何尝不是一场棋局?

????传说终归是传说,经过无数代的流传辗转,早已面目全非,多了几许神秘莫测,却失去了当初那份美好的眷恋,如今那烂柯山到底在哪,那一颗老桃树又在哪,曾经下棋观棋的人又在何处,早已无迹可寻,更没有人知道那层神秘背后的真相,陆凌轩也是静静观看着眼前妙智大师和妙尘专注下棋的一幕,不知为何突然想起那个颇有深意的故事来,虽此棋局非传说中那场棋局,但忽然心中一动,暗念:≈ldquo;相传烂柯山桃花芳菲,如此看来,倒跟万法有几分相似。≈rdquo;

????一念及此,陆凌轩心里忽然有几分好笑,那自己岂非成了故事中那个樵夫?这般想着,忽觉得自己跟那樵夫倒也有几分相像之处,昔时年少无知,还在花香村之时,他被终日与陆凌天上山砍柴,,倒是识了不少药材,在外人眼中看来是何等的厉害。

????都说神话传说中那些钟天地之灵极的海外仙山、世外桃源,从来绝迹世人眼前,引得无数人竞相追逐,然而这个苍茫人世,又有多少人能一睹幻仙仙境的真容?

????妙智大师和妙尘下得很是专注,似乎他先前在偏殿明悟真言佛法所引起的那阵浩大声势之动静,这两位下棋之人也浑然没有察觉到半分。

????陆凌轩幼年在花香村没有修仙之心,终日和陆凌天在胡闹打岔,除了学的一身偷香果的本事,受到王胖子古怪多变的性情熏陶,他对儒家门道那些琴棋书画音律等诸多修行中人眼中看来的旁杂之学倒也学的个通透,虽说不上多么精通。陆辕曾跟他说过,上古时期百家争鸣,万道林立,乃修行界最璀璨的时代,其中便以释、道、儒三家最为风盛,然经过千万年下的光阴沧桑,时至今日,万道旁落,早已不复当年盛境,如今也只有道门和佛家根深蒂固得以传承下来,但那也是精华尽失之状,至于儒家门道,在修仙界里早已式微,甚至沦为尘世书生学子求取功名利禄之道,让人唏嘘叹息不已。虽说天道昭昭,万般皆可入道,但至今除了佛道两家,其他门道在修行人眼中倒是成为旁门左道了。